潍坊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体育

深圳颁布实施史上严控烟条例处罚金额已超

来源: 作者: 2019-05-14 21:36:23

深圳颁布实施史上严控烟条例 处罚金额已超17万元

“头顶上是天的地方,一般可以抽烟,头顶上有屋顶的地方,基本不能抽……”自深圳“史上严控烟条例”《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颁布实施以来,烟民们编出了这样一句“歌诀”。不过,即使是遵照“歌诀”行事,仍有可能触及禁烟的“雷区”,额度达10万元的“罚单”,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绕在每个烟民的头顶。新条例实施以来,雷厉风行的控烟活动便在这个城市高调地推进着———据深圳卫计委方面透露,深圳卫监局、城管局、公安等六大执法部门3个月一共检查场所48224个,警告场所1154个,处罚违法吸烟个人2674宗,处罚控烟不力场所2宗,处罚金额共计为17

.385万元。与过去被称为“雷声大雨点小”、“有姿势无实际”的控烟行动相比,这次“动真格”的威慑效果,还真的不容小觑。与上述数据相呼应的是,烟民们开始面对一种尴尬的生活———和那些酒驾、违章停车的司机一样,腾云吐雾的他们可能要随时迎来执法人员的厉声叱问,“荣幸”地成为深圳史上首批“吸烟罚单”的接收者。而公共场所内的“烟灰缸”、“吸烟室”这些深圳烟民们曾经熟悉不过的事物,恐怕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A

机场、火车站的吸烟室都被撤了,市政公园也全面禁烟

所谓“史上严”控烟,到底“严”到什么地步?一个显着的表现是,能够合法抽烟的公共地理空间越来越逼仄。

按照《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下简称控烟条例)第八条规定,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紧接着第五十条又附以了详细阐释:本条例所称“室内”是指有顶部遮蔽且四周封闭总面积达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建筑物、构筑物内的所有空间,也就是说,只要头顶上有屋檐或天花板,基本上就属于禁烟区。

于是,机场、地铁站、火车站……这些人流密集的“吸烟大户”,终于被贴上密密麻麻的禁烟标签,而它们甚至连“吸烟室”都被撤销掉。今年3月1日,在深圳市人大法工委办公室副主任张凌的倡议下,深圳机场新航站楼的6间吸烟室关门大吉,烟头将成为偌大一个机场彻底禁绝的事物。相较于北京、广州机场仍设“吸烟室”的现状,深圳的禁烟动作显然尺度更大。

有些地方没有屋顶,但一样是“烟民免抽”的地段。与控烟条例几乎同步发布的《关于禁止吸烟场所和限制吸烟场所具体范围的通告》,明确国家机关、学校、医疗机构等16类场所为禁止吸烟场所。“我在学校操场/医院绿化带抽烟可以吗?这些地方也属于室外啊。”有烟瘾难耐的教师和医生这样发问,但答案却是“N

O!要吸烟只能离开校门/医院大门,越远越好。”

《控烟条例》中,一些公共场所虽未明确纳入“禁烟”范围,但其主管机构也根据控烟的趋势和精神拟定了个性化的禁烟规范。譬如,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制定了《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控烟管理制度》,规定管理中心本部及下属各市政公园全面禁烟,不设吸烟区。比如,深圳湾公园长达10多公里的海滨长廊上,每隔数十米就设有一个垃圾桶,原本这些垃圾桶上都设有丢烟头的烟灰盖,在深圳居住的韩国人郑载哲常常带孩子去深圳湾公园玩,但近几个月他猛然发现,所有垃圾桶的烟灰盖全部被封闭了,也就是说偌大的公园已经找不到可以吸烟的地方。

不仅在实体空间内禁烟,“监控”这只看不见的手还伸向了络这个虚拟空间。《控烟条例》第十九条明确规定:“禁止通过互联、移动通讯等信息络向公众销售烟草制品。互联、移动通讯等信息服务提供者发现有利用其平台向公众销售烟草制品的,应当采取措施删除违法信息,保存相关记录,并向有关部门报告。”一张控烟的“天罗地”,已经在深圳这座城市轰然投下。

B

两个月就有1000多名烟民被罚,对单位处罚可达10万元

“史上严”的“严”还体现在执法尺度上。据市控烟办有关负责人统计,3月到4月,市卫生计生委等6家执法单位共出动41807人次开展劝阻、执法活动,监督场所43388所,检查公交车辆351辆,发放宣传资料685108份,成功劝阻违法吸烟11136人次,对1519名市民开具罚单罚款75950元,警告单位514家,对其中一家违法场所处罚1万元。今年5月,这份“榜单”上又有新的“上榜者”:龙岗某西餐厅因控烟不力被罚款3万元。而在此之前,曾有媒体报道称,过去深圳12年来从未对“吸烟”开过罚单。

比其他城市更有威慑力的罚款数额,也是深圳控烟执法的亮点。《控烟条例》规定,违反条例者,给予改正的机会,拒不改正的,视个人情节处以50元、200元、500元罚款,单位处以1万-3万元罚款,可处以10万元罚款。与北京“个人200元,单位1万元”的数目相比,深圳的“价目表”显然更具杀伤力。

这样严厉的执法强度,很快也投射到了烟民的生活经验中———在很多烟民的印象中,过去他们只要一个笑脸、一句道歉就能换回自己继续吸烟的权利,如今,同样的“窍门”已经不灵验,他们稍不留神就会领到“吸烟罚单”。非烟民们也终于长舒一口气,他们可以有理有据地对身边不断飘来的“二手烟”say

no。

让深圳市民廖启英心有余悸的是,他差点就被开出生平的张“吸烟罚单”,还是与舍友的口角所致。某晚,南山区某宾馆,他一边叼烟头一边玩,隔床的哥们一个劲捂鼻打喷嚏:“别抽了!”他佯作应诺,数分钟后又回到房间里继续吐雾,再过20分钟门铃响起,开门一看,警察和酒店保安立在眼前。“我根本不知道连吸烟都要罚款。”事实上,作为一杆“老烟枪”,廖启英从来都是“一劝就停,停了再抽”,但是,在制服挺挺的执法人员面前,讪笑和立誓这种常用的搪塞手段已经失效。

C

禁烟地点有明确标识,遍布深圳,督促烟民建立良性的吸烟规范

有一位烟民在深圳论坛上发了个帖《在地铁站抽烟被罚款》。原来,故事的主人公当时站在地铁站与公路的交界处,距离禁烟标识仅2米的暧昧地点。“我觉得我都已经站到地铁站外了,居然还被罚款。”这个教训让他牢记了一个知识点:以后掏出火机时,一定要留意身后有没有禁烟标识。

禁烟标识就像控烟界的红灯,但过去它们往往形同虚设,烟民们并没有如同司机看见红绿灯般,对它们产生条件反射式的敏感,它们就成了一个个仅有道德规诫力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图案,而当“史上严控烟条例”进入日常执行阶段后,那些标识立马成为了五指山上的六字真符,开始行使它应有的监督功能。

一些“约定俗成”的吸烟习惯恐怕要遭到“重点盯防”,譬如备受深圳人喜爱的,藏匿到公厕里的吸烟大法,估计也难逃执法者的火眼金睛。荔枝公园棋牌活动场附近的公厕一直是“烟头堵厕”的重灾区,而新控烟条例执行后,有了“尚方宝剑”在手的公园保安薛先生对烟民们就有了更多的干预权:“虽然我们不是直接的执法者,但对躲到公厕里抽烟的我们一般会大声制止,并提醒他们,附近有监控摄像头。”

酒吧、歌舞厅、茶艺馆、按摩、洗浴等场所获得了暂时的“豁免权”,按照《控烟条例》的相关规定,在2016年12月31日之前,它们仍可容许烟雾的存在。不过,经营者需在显着位置摆出“吸烟有害健康”的警示标识,还要专门设置“非吸烟区(室)”。有一次,家住西丽的石先生在松坪山某K

T V会馆看到一张禁烟公益海报,上面画着一块糜烂的、黑灰色的“烟尘肺”,突出的视觉效果让他吓了一跳。

深圳市卫计委疾控处处长林汉城表示,办公场所、中小型的饮食机构、吧,以及证券交易所四类场所是“吸烟重灾区”,所以“执法的时候会加强对这些地方的巡查”。而响应这种巡查力度的,是一些中小食肆老板的积极回馈:“现在食客索要‘烟灰缸’一般会被拒绝,我们会要求他到外面去抽。”

一位负责控烟执法的陈姓城管告诉南都:“尽管控烟条例已进入日常执法阶段,但在具体的执法实操中,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执法艺术,‘罚款’只是迫不得已的终端行为。”严格的控烟条文下,彰显着一座城市非烟民与烟民之间的博弈格局,目的不是要把烟民“赶尽杀绝”,而是让烟民建立起良性的吸烟规范和吸烟道德,让他们在有限而非公共的空间里满足自己的烟瘾。

一分钟看懂那里不能抽烟

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

全面禁止吸烟。

机场、地铁站、火车站

均不准吸烟,原则上也不予安排“吸烟区”和“吸烟室”。

餐饮场所、吧

在这些地方索要烟灰缸属违规行为,提供者和使用者将被处以罚款。

学校、医院、机关单位、市政公园

只要被大院圈起来的地方都是“禁烟区”,不管头上是不是顶着蓝天。上述场所均不设置“吸烟区”,若发现违规现象市民可拨打12345举报、投诉。

公共厕所

也是禁烟区,往公厕的垃圾桶上丢烟头也是违规行为。

歌舞厅、茶艺馆、按摩、洗浴等场所暂时可设置“吸烟室”

在2016年12月31日之前,它们仍可设置“吸烟室”,与“非吸烟室(区)”明确隔开,不过要在显眼位置张贴禁烟标识和广告图案。

内外涂塑钢管
绝缘检测仪
车辆冲洗设备

相关推荐